回到在MN學習經驗出乎意料愉快的主題。

 

Tanya Reminikova教授的學習是一種奇怪的轉變,她與我大學時代的大提琴教授Victor Chipiller同為大提琴一代大師Rostropovich的弟子,

除了與生俱來的演奏天分外,是一位美麗可愛兼具一身的女人。

 

老實說,若要精確地說起這位可愛的老小姐教了我甚麼,我並無法具體陳述。

就像是倚天屠龍記裡的張無忌從張三丰那裏得到的無字天書,

我只是終於開始完全的信任自己對於大提琴的掌控,老師鮮少干涉我對於曲目的安排,

除了某些她極度不喜歡的作曲家…. 她會以為難的臉做為哀求,以換得不需要聽我拉奏那些曲子的美滿結局。

 

我開始確立自己的聲音和特性。

也終於能夠很健康的感謝和面對所有我能做到的,和還沒有做好的。

 

 

是的,這就是最重要的部分。

沒有不能做到的,只有還沒做好,需要去努力的。

 

人的一生這麼長,

音樂的路這麼遠

 

 

享受已經發生的,努力還沒有達成的。

很多事情我們以為需要很著急的去做,但其實

 

 

 

按部就班就對了。

 

 

 

 

Jasmine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