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學生問我,為什麼我的琴聲裡有畫面,他卻沒有。

我問他"你想要的畫面是甚麼?"他卻說不出所以然。

 

這個短短的對話顯示出了一好一壞的兩個結論:

好的是,至少他是能接收別人的傳達,對音樂仍有所感;

傷腦筋的是,他不知道他想傳達甚麼,所以無字天書裡,還真沒甚麼意境。

 

也有學生問,是不是一定得經過那樣長的歲月,音樂裡的故事才會精采。

不可否認,歷練確實能為我們的演奏磨出更深刻的紋路,

但初生的單純也能是一種感動。

 

言之有物並不難,

只是,得知道"物"是甚麼再開口。

 

 

 

 

 

 

 

 

 

Jasmine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