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一月,我在MCACwinners' concert, 被主持人問起為什麼參加這個比賽。

 

因為我在走廊上看到海報,上面說優勝者可以和樂團合作演出協奏曲,所以我想我該試試。"

 

 

我回答後,全場觀眾都笑了。

而我不明白哪裡有笑點。

 

演出結束後,很多爺爺奶奶跑來跟我講話(美國古典音樂市場也正面臨聽眾高齡化的危機)

其中有人說,我的回答很單純,也很珍貴,所以很可愛,所以他們笑。

 

 

 

另外個爺爺說,他很謝謝我有看到海報,也很高興那天晚上他沒有選擇和鄰居去sport bar看球賽喝啤酒,

所以才能聽到我的演出。還說,一定要打電話告訴他的朋友,他們錯過了甚麼。

 

 

當他握著我的手這麼說時,我自然是喜悅感激的,也許,比他感謝我的演奏還要更感激他。

 

我並不在乎老爺爺的朋友錯過了甚麼,

我更在乎的是,我傳達出來的,有人接收到了。

 

 

 

這讓我忽然想起回到台灣後,有些長輩看我這樣南北奔波籌備演出,紛紛勸我專心找個教學工作就好,

演出就減少吧,畢竟在台灣古典音樂的演出,說實話完全不是賺錢的途徑。

 

 

我可以理解他們的心疼,

只是,琴房外那些沒有演奏工具或能力的人,

也許更需要,更好奇,更希望聽到這些音樂啊

 

 

 

古典音樂演奏者,得走出我們的琴房。

不只華麗高聳的音樂廳,街頭轉角,我們都該去。

 

 

Jasmine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eolia
  • 我支持你的作法,迫不及待等聽你演出囉^^!!
  • 張加蔚
  • 古典音樂演奏者,得走出我們的琴房。
    不只華麗高聳的音樂廳,街頭轉角,我們都該去。

    ---這句話,我真的很喜歡

  • 若詰
  • 恩,期待妳的表演,詩也該走入大眾,而非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