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N的學習出乎意料的愉快,雖然似乎這地方也許因為太冰冷而顯得更寂寞。但為了逃避夜間可怕的低溫也養成了我一直到現在都還擺脫不了的好習慣。

 

我開始非常早起。

 

早起的好處太多了。早起的話我就可以搭只有清晨才會停站在公寓門口的公車去上學,不用忍受零下三十度等公車。早起的話我就可以把整天的餐盒準備好,不用忍受零下二三十度出系館買東西吃。早起的話我就可以裝作很優閒的煮咖啡,吃早點,看一下網路新聞….

 

 

重點是,早點出門,早點回家。早點回家,就不用在很冷的夜晚等很久的公車。

 

於是我從練琴到凌晨兩點的人,轉變為清晨六七點起床八點到學校琴房報到,晚上八點一定回家的乖孩子。

 

 

我都說從Boston搬到Minnesota就像從冷藏櫃搬到冷凍庫….

 

 

而冷凍庫也是有很驚人的美景。其中最令我念念不忘的就是冬天裡的密西西比河。每當公車走在橋上,看著被大雪覆蓋的河面,和兩旁的枯枝,配上岸邊UMN校舍暖氣排放出來的煙霧

那畫面就很像魔戒那類電影裡黑暗邪惡勢力的國度, 平靜得無法預測 掙扎絕望無溫度的畫面。當然其實一切都沒有那麼絕望,只是畫面看起來很絕望罷了。

因為每到四月,雪漸漸退去,我總是會看到地面上的綠色小草很神奇的再度復出。

 

 

 

只是,這個城市冷得內斂,若沒有走進門裡,個體與個體間,像是被保鮮盒分開保存一般。

 

UMN的同學不像Boston那裏的同學間有私底下也熱絡督促交流的習慣,

初至MN的我曾一度認真相信,地廣和冷空氣拉開了人的距離。

 

等我發現如何與這些寂靜聯繫並感受到他們門裡的溫度時,我才發現

我再也不會嚷嚷Boston才是我美國的家了

Boston對於我情感上的鎮定作用也越來越不那樣明顯

是的,我也有個家在明尼蘇達。原來冷凍庫也是會生長出感情的。

   

 

我開始不只會為很會打球的Boston莫名驕傲,我也開始為了冬天超級長的Minnesota感到更加莫名其妙的得意。

 

 

Jasmine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