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ton的四季很分明,

尤其對我這個出身南國的孩子感受更是明顯

但我意外的適應相當良好,媽媽常說我應該是生錯緯度了.

 

和這城市的見面,是沿著夏天的查理士河,

河面上有著帆船,河邊有光著腳丫把自己晾在陽光下的人們。

 

 

    

而我的第一個秋天畫面,是在大提琴教授家的院子

必須要說那是個很驚人的景象,

我認真猜測老師邀我們大家去家裡晚餐的目的

是為了讓我們將他家從紅色落葉中掃出來….

但我也確實在那片沙沙作響的紅色碎片中

Boston的秋天有了最貼近的接觸

 

    

2005十月的最後一天,是Boston的初雪

第一次看到雪,卻不陌生。

就像十五歲時到了南藝看到那片草創時期的黃土校舍也不意外一樣,

我習慣了下雪天,開始學會在冰上怎麼摔倒,

才不會撞到肩上的琴,才不會痛。

 

  

寒冬後,櫻花和其他我不一定叫得出名字的小花在三四月開始竄出

四月底的Boston Common,美得要人覺得想和這城市戀愛….

 

 

只是,這樣的四季

也才讓我知道了琴的配件真的也得換季

 

應該說,

以前理解的那些濕度溫度怎麼影響琴的理論,

因為台灣天氣變化小不容易被察覺,這下到了Boston,想不注意到都難….

 

 

Jasmine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